購物車小計: NT$0

台灣的瘦肉精禁令

爸爸Kevin在此快速的對台灣的肉價做個說明。我相信你們都聽過關於限制進口經檢測後含有瘦肉精(Ractopamine – rak-tow-pa-mean)的肉類新聞。假如你要選邊站,你大可站在台灣豬肉養殖商的立場支持這項禁令,或是咒罵那些害你周末的BBQ肋排,價錢攀升的政客們。儘管如此,還是讓我們將事實抽離虛構,以各種角度來切入瘦肉精的爭論吧。

瘦肉精到底是什麼呢?

所以,我們到底在對付什麼?Elanco,美國禮來公司的子公司,製造一種含有鹽酸萊克巴多胺的飼料添加物給豬(培林),牛(Optaflexx),和禽類(Topmax)。瘦肉精是一種經證實可以增加牲畜體內瘦肉含量,使業者能夠從中賺取更多錢的成分。接下來我們將透過利弊來了解更多細節。

身為一位有執照的加州高級救護技術員,我將從醫學的角度來解釋瘦肉精;因為它是一種化學成分而非賀爾蒙、類固醇,或任何一種生物技術實驗。這種成分是一種β腎上腺素受體促效劑(beta-adrenergic agonist),有部分的beta-1和完整beta-2功能,也就是說它和一種治療心臟衰竭與氣喘的藥物非常相似。簡而言之,這種腎上腺素能啟動特定血管,使肺部放鬆並激起身體其他部位的肌肉,讓人呼吸更順暢並更快地產生血液。以牲畜來看,其產生的作用包括心跳加速、加速血液流動至平滑肌,及降低胰島素的敏感度,造成瘦肉增加肥肉減少。

Taiwan's Beef with Ractopamine

在多年前大學研究人員報告此添加物會提升慢性病患死亡的機率後,β腎上腺素受體促效劑一度引起負面的斥責聲浪;之後美國食品藥品管理局(FDA)用類似的理由禁止了同類β腎上腺素受體促效劑的使用。為此產生研究不良的部落格文章誇大瘦肉精的危險性問題,讓我們來看一些事實:

  • 在此所提到的瘦肉精產品(培林、Optaflexx、Topmax)皆不在美國食品藥品管理局(FDA)、美國國家毒物計劃(NTP)、國際癌症研究署(IARC)及美國職業安全衛生署(OSHA)的名單上。事實上,這類的添加物目前正用於實驗中來對抗人類癌症。
  • 農夫需要將濃縮原料瘦肉精添加混入飼料時,因為培林此原料效力相當高,才具相當的危險性。因為未經加工的培林在作藥物使用時,濃度含量極低;但當成添加物時的總量卻高於豬隻或牛隻個體其一星期或幾個月下來,其總餵食量的百萬倍。瘦肉精可能會引起眼睛發炎及過敏反應,或可能造成人類在處理這些產品時感到心臟不適。當然,人類在處理這些產品時還是需配戴保護措施,如手套和口罩。
  • 培林和其他瘦肉精產品以每噸少於25公克的比例餵食牛隻,以及不到5公克的比例來餵食豬隻,雞隻和火雞的餵食量甚至更低。
  • 現正科學研究著重於瘦肉精在生豬肉、牛肉和家禽中的殘留量。目前並無實際結果發現瘦肉精的殘留量或其合成物出現在熟食中。假如有任何讀者在可靠的報告中找到瘦肉精在溫度上的反應,我很樂於知道更多細節。
  • 即使中國爆發出造成人們產生頭痛、噁心及嘔吐病狀的加工豬肉中含有微量的瘦肉精,但這些報導卻沒有提及在相同樣本中,味精和肉類防腐劑的硝酸鹽濃度,以及它們可能導致的相關症狀。

與牛肉何關?

所以說假設真有風險存在,就讓我們加入風險的觀點來看。台灣政府對於瘦肉精採取零容忍政策,並拒絕進口任何檢出其含量超過十億分之一(ppb)的肉類。這到底是多少的瘦肉精呢?嗯,我們就用一隻小螞蟻與可口的厚切牛排來比喻吧。這隻螞蟻大概佔有你牛排的一萬分之一。那麼舉例來說若想知道你的肉裡含有多少瘦肉精,你可以每天三餐都吃八盎司的牛排,直到你去世的那天,你所吃下的瘦肉精甚至連那隻小螞蟻都不到。然而,你所攝取的腎上腺素甚至更多,也就是瘦肉精的本質,含量大約是你氣喘朋友使用一次吸入器的量。在此另提供一個有趣的比較:蘋果的種子裡含有超過萬分之六(600ppm)的氰化物,是一種在歷史上用於生化武器上的致命毒物。

因此,從公布數據和可靠資料中我們得到的結論是:培林及其他瘦肉精產品並不是一個很嚴重的安全問題。就連食品添加劑聯合專家委員會(JECFA)都建議與其像台灣這樣因含量而對進口牛肉敬而遠之,還不如設置殘留量的最低限制。假如政府真的這麼關心潛在的健康問題與安全風險的話,台灣就不需進口菸、酒、藥品或者是代糖了;而我們也不該吃速食或使用手機。

肉桶政治

有個智者曾跟我說:要找到問題的癥結,就跟著錢走吧。美國肉商站在每頭豬牛可再增加十美元的利潤立場下,雖然看似不多,實際上卻四處節省了不少成本。瘦肉精促進了食物的效能,可讓豬隻和牛隻吃得少卻長得一樣大。這不但加速了上市時間,也省下了食物開銷。同時牲畜的排泄物也變得較少,花在沖洗和其他相關處理費用也更加節省。只要添加少量的藥物在飼料中就能生產出相當的瘦肉,使得瘦肉精成了美國的大贏家。除了降低成本之外,環境也在占了部分的原因:因為糞便和排氣量的減少,能讓空氣中的甲烷、氮、磷下降,減緩了氣候變遷的問題。

在台灣,民主進步黨的選民們對此大喊不公。因為當地豬農們難以與較便宜的進口豬肉競爭,所以禁止瘦肉精這項禁令可限制競爭,達到肉類短缺以提高全國肉價。尤其在選舉年將近的時刻,沒有一個政黨會想失去農夫的選票;加上屈服於美國的壓力下而設置瘦肉精的殘留量,這種進口美國牛肉的舉動等於是政治自殺行為。雖然在經過關於此議題的一些深層辯論之後,台灣人大概仍不熱衷於任何一種食物添加劑的話題,但他們似乎很樂意為這些安全偽裝下的牛肉和豬肉付出膨脹的價錢。

爸爸Kevin我們全力支持台灣政府實行此法以保護我們遠離危險的食物,且確實還有更多可討論的事。我完全的了解這個立場:假如你要進到別人家中,你必須先脫鞋子。

對此我的個人看法是,此政策的決議根據政治議題多於科學資料。無疑地,全世界的政府對於此種或他種形式上的處理來說都有過失的地方。但基於公平交易原則,我會說讓消費者去選擇吧。此外,若能將這些資源分配得更好,則可用來解決更嚴重的問題,如不良的市場貿易情況、空氣汙染;甚至也許能對含有毒素的蘋果種子下達禁令。

回復留言